新闻中心

《冬晨序曲》 直营分公司/章荣端 发布日期:2017-06-22 10:07,查看次数:403

小时候的冬天,是肯下几场大雪的。

冬日初雪的寒晨,万物懒眠于白绒毡毯。而孩子们则要在母亲连连繁烦的催喊,才肯从温柔的被窝里破茧而出过了起床难关。夜雪已裹得万物素洁壮观,在冰檐白瓦间,囱口冒起的炊烟升成断段的感叹又淡散是灶间的柴火越烧越燃,催香了要起早赶山路上学的孩子的早餐。母亲的菜刀哒哒地奔走在砧板,而厨勺则搅动着锅里的米待它半软。她敲开了一枚鸡蛋,在碗里打散,撇入一勺糖砂,待米汤腾沸时,她便舀上一勺来,将米汤匀冲在那碗刚打散的蛋液里,边冲边用箸搅着,便变化出甜稠的温暖。她将米汤冲蛋端给餐桌前睡眼惺忪还噘着嘴的后,又忙着将半熟的米捞进饭蒸里彻底蒸熟,仍将一枚填了些许参须的生鸡蛋,放在饭蒸里。

“雪落得大噻,不要去念书咯,嗳?”

“要!”

“那些孩子也是没去嘅,毛茛奶奶连早饭也没起来煮

“不管,我要去!”

“就你一个人咯,佢伙人都是不去嘅嘞?”

“不管,我是要去!”

她皱着眉,不知是担忧能否顺利上学,还是强忍着在冰水里洗菜的手的刺疼。这个犟儿子,每早必和她吵上一会,多是气她起得没有其他家长早,赶不上其他的孩子伴

把夹生的米饭耙扒到小半碗,便要丟下碗背书包上学去。母亲连忙把饭蒸里的鸡蛋捏出来放在衣兜里,热热的,可以在路上食。

“饭也不食饱,不要赶,今天落大雪,老师不怪你嘅!”

她将雨胶鞋在炉膛前暖了一会,又将烘篮上烘着的鞋垫填进鞋里再给穿上。

“知晓咯,我去咯。”

雪还在下着,跨哒着雨胶鞋,撑着伞,在雪路上吱嘎吱嘎地留下一串脚印。

这大雪天的,山路上的雪积得着实是厚,有些小坑凹也是看不清,没稳稳地走,很容易滑溜拗了脚。在下坡石道上,嚼咽了那枚塞了参须的鸡蛋,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吃这么个东西,喉咙有一些噎,舌苔微苦,刨了一点雪放在舌尖上冰滋滋地化润了才好受些,愉悦得急了步伐。

扑哧!滑溜了一跤,是的,雪将几块苔石掩护得着实好,成功伏击了一个奔蹦着行路的倒霉孩子。伞折了一根伞骨,感到全身骨头细碎,屁股扎扎实实地痛了一遭,眼角的泪也簌落成道道凉痕。从雪地怀里挣脱,拿好了伞,仍犟着嘴定要上学,想象着老师夸勤奋上进,表扬吃苦坚强,不禁得扬起微笑来。

走着,周折,走着。

马路边的竹林,时不时从竹枝树梢间滑落积雪,扑哒扑哒地打在路地上。踏踏地走道马路间,冷,我换替着两手来握伞和揣兜,握伞的手不一会儿便刺扎扎地冰,而揣兜捂暖后的手又因冻疮温温地痒。后脚跟刺刺地冷因是刚摔倒后溜进了雪沫,为缓减脚趾头断烈般的尖疼,勾着脚趾头走着,使脚能微微好受。向握伞的手呵气,使手能好受。学僵尸跳,想要使全身好受,可一跳,发觉屁股疼,脚踝疼,因是刚才滑溜时留下伤了。这该死的雪天,已经有些怀疑自己的坚强,鄙夷自己的拗犟了。

可是,都已经走到半路了。

感到委屈,觉得无助,又觉得自己应该坚强,也晓得自己脆弱,想回家,想上学,纠结着向前走。

…”隐隐约约,听得一丝呼唤。

”是有人叫

!”是母亲在

忙停下脚步,踦在路间,只见母亲从兜里掏出一柄小调羹,喘着急密的气咕嚷着:“唉哟喃喋,都行到这里咯,赶你一路,背起书包就走,也不瞅勺仔拿没拿,得哪样子喰饭嘞,使手啊!”她向着我奔来,一把搂过,将调羹放进书包,又将的衣服一番抚整。

“摔倒啦!瞅,裤子也湿了,都渗到毛线裤咯。”

“你瞅,伞也坏成这样。”

“叫你不要去,还火燎起来!”

“佢伙人都不去,就你一个人!”

“雪落得大,这凊嘅天,老师不怪你嘅。”

“饭也不吃干净,就走。

“勺仔也没拿!”

“回家!”

母亲一串珠地嗔怪着她的儿子,弯身蹲下,要爬上她的背。将破伞收纳入书包的边兜,举起母亲的伞,趴在她的背。

回家。

 



上一篇: 读“向解放军学管理—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”有感 生产中心/姚辉

下一篇: 愿世上所有母恩不被辜负 品牌部/许银霞



©2013 金鹿日化股份有限公司 闽ICP备05005299号 技术支持:福建省扬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